永久免费草莓视频

   哈——

   吐气如兰的女子,迷茫的看着表情凝重,却给人一种很安感觉的李大郎。

   你爹,就是我爹!

   女子二十来岁,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等猥琐的誓言。再说了,李大郎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看着就窝囊,长相也不出众,看似有钱,却透着一股子小家子气的精明,也不像是大富大贵的出身。

   有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再说,女子的长相本来就属于准一流,尤其是在乡间,属于要长相,要福相有副相的紧俏货,看着特别能生养的镇宅主妇。见识少的男人,看一眼,都能眼馋半年。更何况是李大郎这种贼心贼胆都没有,眼巴巴的看着人吃肉的痴心汉子了。

   女子的反应和表情对于李大郎来说,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就像是一个怨气满满的女子,坐在池塘边上,看到一条美丽的金鱼,萌萌的对她吐了个泡泡。一时间,心情从冬日里回到了四月天,明媚的如同百花争艳。

   女子纠结着微微蹙眉,美人愁容,完是另外的美。就像是美丽的躯体各有各的风情和妩媚,但男人大对美丽的反应都是一样的。汇聚成四个字就是——赏心悦目。

   李大郎就是这种感觉,怎么看,心情就这么舒爽。他仿佛心都要停止跳动般,对自己暗暗发誓“一定要娶她!”

   女子抬头,露出我见犹怜的凄苦,迟疑道“奴家谢过恩公,只是奴家也不愿让恩公为难!”

   “不为难!”

   李大郎大手挥动,豪气万丈道“不就是一百贯吗?我一定办妥帖了,钱不是问题。”

   就他的私房钱,也就是够在街头吹吹牛,挣点不要钱的面子了。可这个牛吹起来,顿时让他通体舒畅,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在身体里横冲直撞似的,让他信心满满。

   短发小清新女生阳光明媚的午后写真

   女子心中暗暗生气,如此痴傻的货,姑奶奶问你一百贯的事了吗?

   也怨不得李大郎的反应,他的人生,一直生活在阴影里。稍微膨胀点,就能给他无边无际的信心。但要说接人处事,他真的差很多。毕竟女子问话让他不要为难,可不是问一百贯的卖身钱,而是问李大郎,他的家是否能自己做主。委婉的让李大郎忽略掉了重点。

   李大郎能做主吗?

   能才怪了。

   他的月例只有李和李逵的十分之一,李家可还没有分家,按照家庭贡献来衡量家庭地位的话,他在家里说的话,连婢女小娥都不在乎。而且毫无规矩的小娥,经常用白眼来鄙视李大郎。

   不过李大郎身边可并不是都像他这等怂货,至少封三能听明白女子的意思。偷偷戳了戳李大郎的腰眼,对他轻声解释道“大郎,这女子不一般,似乎问的是你在家中能否做主。”

   “可她明明是……”李大郎说什么也不明白,为什么明明白白的一句话,听到别人的耳朵里,就变味了呢?

   一想到自己家里的两个兄弟,李大郎就忍不住腿肚子打颤。没办法,一个比一个暴虐,李逵的性格冲动,暴躁,还看不惯他。至于李,自从李这个傻子身边有了一个女人之后,完变成了老婆奴。要是换一个女人也就算了,可问题是胖春对李大郎一直心怀提防。

   也不能说不敬吧,主要是胖春对李大郎以前窥视她的‘美色’很有意见。

   看他的眼神如同防贼似的,至于吗?

   想到胖春,李大郎就气不打一处来。心中暗爽不已“爷们找到更好了,不要你了!”

   如今,家里李逵去了百丈村,老娘被新媳妇和傻儿子秀恩爱给伤心走了,留下一个新媳妇,难道家里还不能做主不成?

   想到此处,李大郎用力的跺脚道“能!”

   这话一说出口,仿佛泄了气的皮球,要多空虚,就有多空虚。可空虚之后,确是心内满满的畅快之意。

   “大郎敞亮!”

   “大郎威武!”

   闹事百姓就是为了看热闹,虽说让李大郎平白得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心中多少有点泛酸。可要是李大郎得了这么个好女子,不请大伙儿喝一杯,上席面,大伙能轻饶了他?

   封三提点大郎道“大郎,该打赏些个,让人帮忙着把人先安置了。”

   安置的当然不是活人,而是死人。

   “我去棺材铺。”

   “我去找仵作。”

   “我去找法师。”

   ……

   一转眼的功夫,李大郎兜里十来贯的交子就散了出去,把他心疼的都快喘不上气了。可是扭脸看到女子站起来的身段,他顿时满怀期待,值了,啥都值了,不就是钱财吗?身外之物。

   可接下来……让人意外的是,李大郎感情丰富到面对一具冰冷的,都不知道是谁的尸体,嚎了一嗓子,落下了两行金豆子。

   是个人都看出来,李大郎动情了。

   可只有李大郎自己知道,他是为了钱而哭,他容易吗?

   街头看热闹的,乌泱泱的一大群人,跟着棺材铺伙计,各种做死人生意的铺子帮工,浩浩荡荡的朝着李家庄而去。

   可是到了庄子门口,却被拦住了。

   李家庄,如今可是雪花盐的生产基地。一座每年能产生百万贯利润的庄园,要说连个庄丁都没有,岂不是说笑?

   送人的队伍,顿时别拦在了庄子外头。

   李大郎无奈,他似乎感觉到李庆眼神不善的瞟向他,顿时有种心惊胆战的紧张。不敢迟疑,急忙跑上去道“我要进庄子办事。”

   “你能进去,其他人不行!”

   “李庆,怎么说话的,我等都是来帮忙的。”

   “我呸,不长眼的玩意,谁在敢多说一句,小爷认得你们,可小爷手里的刀不认识你们。”

   李庆两年前就是村子里的孩子头,经常被李逵欺负,还不敢反抗,反抗会更惨。而且每次被李逵欺负之后,就偷偷找李大郎的麻烦。可以说,李大郎在他眼里就是个出气筒,他会给李大郎面子?

   是个男人都想要在自己心仪的女人面前,装出有能耐的气势出来,即便是假的,也要看起来有十成十的样子。李大郎如今不怎么怕李庆,毕竟李逵回来了,老李家的门庭又撑起来了。指着李庆骂道“李庆,我可是兄长,你以为庄子里你能说了算?”

   李庆摸着小巴眼神不善的盯着李大郎,随即想到李逵回来了,心虚的摆摆手“你进去,让三叔公决定。棺材绝对不能进,晦气。”

   嘤嘤嘤。

   女子见状,顿时娇滴滴的哭起来。李庆如今也十四五岁的年纪,对于女人虽说还在懵懂的青葱年纪,但也有了憧憬。

   视线落在了女子的身上,青涩的脸上顿时红了起来。

   啪——

   李大郎认定了女人是他的,捍卫自己男人荣耀的强大信念不容动摇,见李庆的样子,顿时气地冷不丁的抽了李庆一个耳光,却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喊“她可是你嫂子!”

   毕竟在街头上,能够随便拿出一百贯来的人不多。可是在李家庄,庄子里的男人哪个手里没点余钱。就连李庆的手上也要比李大郎宽裕。两年前,五叔带着人去了一趟颍州,来回来了数十万贯的钱财。就这笔钱,李庆就分到了两千贯。真要是李庆也动了心思,李大郎觉得自己很可能要悲剧,煮熟的鸭子,有种送到了自家邻居熊孩子嘴边的晦气。

   于是,他爆发了。

   可爆发之后,他又害怕的紧。那种做错事之后的懊恼,吓得他拔腿就跑,深怕李庆追上来捶他一顿。

   李的媳妇?

   许春丽在庄子的风评很好,一来是有本事的人,饭菜出自许春丽的手中,入了大伙的口,让这群从百丈村出来的土鳖,顿时有一种明悟,这才是叫吃饭呐。其次就是,许春丽是官府中出来的厨娘,有地位,懂礼仪,是见过大世面的女人。村子中妇女嫉妒者甚众。

   很快,许春丽在百丈村的地位便稳固了。

   至于李大郎,李庆觉得这厮不该有老婆。自己窝囊,生个儿子更窝囊,还不如死了算逑。

   既不是李的老婆,又不是李大郎的老婆,还是他哥的媳妇,那么可能只有一个,就是李逵的。

   李庆完懵了,他想不出来李大郎竟然敢在众人面前抽他脸。要说丢脸,李庆压根就感觉不到,毕竟村子里的孩子,都是在苦水里泡大的,挨打都是常事。他唯一想不通的是,李大郎失心疯了吗?竟然敢抽他?

   不过李庆是个机灵的家伙,随即想到,他闯祸了,闯大祸了,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他把李逵的女人拦在庄子外头,还傻乎乎的让李大郎去三叔公面前告他的刁状。就李逵对庄子的贡献,就算是把房子点了玩,庄子里也没人敢说不是。不就是路上看中了个寡妇,然后娶回家吗?这点事,庄子里的人哪个会有意见,估计过一会儿,三叔公都要出来作陪。

   李庆捂着脸,也不怎么疼。庄子里的孩子,那个不皮实的如同铁锭似的,死硬死硬的抗造。

   顿时心头委屈不已,问站在队伍前头的封三“这女人是我家哥哥看上的?”

   封三见李庆刚才还油盐不进的蛮横,一转眼被大郎抽了一巴掌之后竟然老实了,顿时有点不知所措“这个……那个……”

   见封三说话支支吾吾,李庆顿时懊恼的蹲在地上哀怨起来“我真傻,冲撞了二哥的女人。”随即想起来,他要自救。顿时期期艾艾地走到了女人的面前,噗通一声跪下了“嫂嫂,兄弟冲撞了嫂嫂,还请嫂嫂责罚!”

   从来都没听说过,李大郎在李家庄竟然有这么大的面子啊!

   就像是真个李家庄他都能做主似的,众人也纳闷,这和街头传言不相符啊!

   外头不是传言,李大郎在庄子里就是个受气的货吗?

   怎么一转眼,这位都抖起来了?

   就连封三的眼神也不对劲了,他平日里对李大郎可是随便的很,虽说亲近,但属于狐朋狗友一类的人。这很妨碍他上进。

   见李庆懊恼,封三眼珠子转悠了起来,觉得自己成为李大郎在沂水县的代言人,很有希望,拍这李庆的肩膀道“放心吧,我封三也是街面上有头有脸的人,你家哥哥也会卖我点薄面,我会替你说项一二。”

   这口气,似乎李家庄的事,他封三也能搀和进去一样。

   庄子里,李逵家的院子中,许春丽一脸凝重的防备着李大郎,听对方罗里吧嗦的说了一大堆,才隐隐放心了一些。原来是看中了个女人,要出钱娶回家。这是好事啊!许春丽觉得应该支持李大郎迷途知返的决定。松了一口气道“大伯手中钱称手吗?”

   李大郎哀怨道“差了一点。”

   他没想道打发一个死人,竟然如此花钱。以前在百丈村的时候,压根就没这些腌臜事。街面上是个人都能来自己面前拿钱。

   许春丽转身回了自己和李的小院子,不一会儿的功夫,抱着个小箱子出来,放在案上,发出砰的一声响动。李大郎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许春丽忍着心头的厌恶,麻利的打开了箱子之后,顿时将李大郎的双眼都快看花了。

   李一个月有两百贯的月例,以前这钱都是给张氏保管的,可张氏也不在乎。

   老太太心贼大,穷的住草房子的时候,还能想到给自己找个婢女的张氏,压根就不会对钱财动心。既然李成家了,就干脆将李存的钱都给了许春丽。不仅如此,还将月例都让许春丽去领取,不用给她,她老人家对钱没兴趣。这着实让她吓了一跳,一下子每年多了两千贯的钱,让她有点胆战心惊的同时,一度想要放弃去京城创业的想法。

   她想要开办酒楼,一多半是为了自己和丈夫以后有一份安生立命的依靠。

   可如今,李家庄的靠山太硬扎,让她发现开酒楼也不见得比躺在家里有钱,顿时对勤劳致富这个词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她抱出来的是一箱银子,箱子不大,总共也就二百来两的样子。但在大宋,银子的购买力绝对硬扎,比金子稍微差一点,也差不到哪里去。

   李大郎原本想拿几个小银锭,却见许春丽开口道“大哥都拿了去,不够家里还有。”

   李大郎信心满满的抱着箱子,匆匆赶到了庄子门口。许春丽虽然给钱了,但是绝对不允许家里办丧事,这难不住李大郎,李逵当初在南街给他买过一个小院子,原本是做糖炒栗子生意,后来李家庄发达之后,这生意也不做了,房子还空着,正好办事。

   当他兴冲冲的跑到了庄子门口,却发现李庆正在对三叔公说着什么。李大郎虽心头惶恐,却还是壮着胆子走了过去。还没等他靠近,三叔公的大嗓门顿时响了起来“大郎你来的正好,你家兄弟如今要科举,替人当假子出殡不吉利,你去!你家老二是该纳妾,为老李家开枝散叶了。幸好是卖身葬父,要是寡妇就太伤脸面了。”

   李大郎顿时傻了,他代替李逵去当假子,给人当孝子办丧事。然后老李家添人办喜事,这话听着似乎不太对劲。

   三七之前,在民间是能办喜事的,但是过了七七自后,就要守孝了。

   但问题是,办喜事入洞房的人为什么不是他,凭什么啊!

   他感觉有种自己被当成傻子一样,周围的脸上都是嘲讽。

   咕咚,箱子落在地上,地上滚了一地的银锭子,李家庄人对这点钱还真不太上心,谁家没有啊。可外人见到一地的银锭,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李家庄要比传言的更有钱。许是抠门成性的李大郎遭遇人生中第二次巨变,连钱都不顾上,气急败坏的对三叔公道“三叔公,你弄错了,是我要娶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