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狗抖音

   当天晚上,杨登魁带着李积德,距离约定的时间提了半小时就来到了廖坤城的酒楼。

   毕竟今天晚上这场会面,对他来说意义非凡,他绝不容许有任何的闪失。

   黄金左轮已经被他用一个精美的木盒子装好,此时正由李积德捧着,看起来万事俱备就只等大公子到来了。

   坐在包厢喝着茶的杨登魁,此时看起来十分的惬意,因为他已经开始在幻想,待会搞定大公子之后,自己的未来将会是一片光明。

   到时候不光能拿下长虹,就连自己的三家戏院,他也会想办法从廖坤城他们的手上拿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廖坤城的茶已经换过了一壶,距离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但不光大公子人没看到,就连廖坤城他们也没现身。

   把外面的服务员叫了进来,杨登魁有些不高兴地问对方。

   “你们老板人呢?”

   服务员对此是一无所知。

   “对不起杨老板,我也不知道我们老板去哪了,要不我打个电话帮您问问看。”

   服务员看起来很紧张,毕竟杨登魁这样的大人物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杨登魁虽然心里很不满,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白嫩美女长发披肩蕾丝白裙清新气质户外写真图片

   等服务员出去之后,李积德已经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老大,我觉得事情不太对劲,就算大公子有什么事情来不了,廖坤城他们也不至于会不露面。”

   李积德的这句话把杨登魁说得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难不成廖坤城那几个家伙是在阴自己,他们其实压根就没找大公子,只是把自己诓到这里,就是想让警队的人把自己抓起来。

   一想到这,杨登魁赶紧当机立断,立刻起身带着李积德准备离开酒楼。

   等他们走出包厢之后,外面倒是风平浪静,看不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从二楼一直走出酒楼,杨登魁他们的警戒心可以说已经提到了最高。

   直到杨登魁坐进车子之后,紧张的情绪多少才得到了一些缓解。

   此时的杨登魁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现在根本就没人来告诉他答案。

   回到自己的秘密住所之后,一整个晚上杨登魁都无法冷静下来,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但现在这个时候想离开宝岛,可以说是难如登天,但这并不代表没有办法,只是那样做的话就是在铤而走险。

   而且一旦在逃跑的路上被发现的话,就算运气好不被当场打死,恐怕坐牢至少都要坐上很久。

   就在这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知道这里电话的都是杨登魁的心腹,所以打来电话的肯定也是他们。

   “老大,廖老板打电话来找你,说让你给他回个电话。”

   不提廖坤城这个人还好? 一提他杨登魁就来气。

   不过生气归生气,现在如果想弄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他还真的必须要回这个电话。

   当杨登魁拨通了廖坤城的电话之后? 没响几声就接通了。

   “廖老板,您这是什么意思?说好晚上见面的? 怎么我人到了,你们却不见了踪影?”

   杨登魁倒是忍了下来? 没有直接喷对方? 这已经算是给廖坤城他们面子了。

   “杨老板,实在抱歉? 大公子临时有事来不了了? 我当时无法抽身所以没来得及告诉你? 另外你那三家戏院,我明天就过户还给你。”

   廖坤城要把戏院还给自己,这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的好事?

   但听到廖坤城这么一说的杨登魁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他甚至已经意识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讯号。

   “廖老板? 明人不说暗话,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杨登魁很想知道? 对方为什么突然态度一下子出现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才导致他们会有这样的变化。

   廖坤城也是心里有气,戏院都已经到了他的手里,他又怎么可能会愿意把戏院还给对方。

   如果不是出了大事的话? 廖坤城又怎么愿意把吞下去的东西又吐出来还给对方。

   “杨老板,你就别耍我了,出了什么事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

   杨登魁听到廖坤城这么一说,他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连续上了两次《中央日报》,您的面子可真不小,好了,我也不浪费大家的时间,明天一早我就去把戏院过户还给您,就这样。”

   廖坤城和杨登魁在讲电话的时候,他甚至都感到有种晦气的感觉。

   今天本来一切都挺顺利的,大公子也已经约好,就等晚上赴约了。

   但在临行之前,大公子突然打来电话告诉廖坤城,说他有事来不了了,另外让廖成坤去买一份《中央日报》看一看。

   廖坤城自然不敢坚持,于是他按照大公子的吩咐,跑去买了一份《中央日报》然后仔细查看。

   很快廖坤城他们就在《中央日报》上找到了关于杨登魁的新闻。

   敲诈勒索、放贷逼死人、故意伤人,这些恶性犯罪的事情全部都冠在了他的头上。

   而且在报纸上还有不少被害者和家属的控诉,可以说这一次杨登魁已经是死定了。

   既然都已经知道是这样了,廖坤城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和杨登魁见面。

   甚至为了不被对方牵连到,他们还得赶紧把吞下肚的戏院还给杨登魁,否则一旦被牵连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廖坤城挂了电话之后,杨登魁赶紧让人去买几份《中央日报》回来,他很想知道报纸上到底写了什么,让廖坤城他们变成这副模样。

   没过多久,当报纸买回来之后,李积德拿走其中一份,然后仔细查看起来。

   “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李积德仔仔细细把那篇关于杨登魁的报道读完之后,他直接当场跌坐在地板上。

   而另外一边的杨登魁也没好到哪去,此时的他双眼呆滞瘫坐在椅子上,看上去整个人好像都已经没了生气一样。

   这报道里写的东西甚至连一分假的都没有,全部都是真的,而且里面人证物证俱全,杨登魁根本就没有狡辩的余地。

   现在杨登魁可以说已经是成了瓮中之鳖,被逮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