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视频

   第二日,那轮旭日刚刚从海面上缓缓升起,沈瑞凌就离开了洞府向着炼丹房走去。

   经过昨夜一整晚的深思,沈瑞凌最终说服了自己的本心,因为这一切都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所能够决定得了的。

   而对于金丹真人做出的这个决定,他也不会做任何评价,毕竟有些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沈瑞凌来到炼丹房,散修联盟那边已经替他准备好了单独的炼丹室以及各种灵药,他只需着手炼丹就可以了。

   散修联盟提供的灵药大都是用来炼制【还灵丹】,这种能够快速帮助修士恢复灵力的灵丹,以及【春露丹】这种止血、愈合的疗伤灵丹。

   这两种灵丹在接下来与妖兽的战斗中,将被广泛的运用!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沈瑞凌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了炼丹室中为散修联盟炼制丹药。

   而如今岛上,依旧有源源不断的修士赶来,他们中有的是从其他岛屿上撤退下来的,有的则是从后方赶来想要发财的,不过这都与沈瑞凌无关了。

   。。。。。。

   山巅的那座古朴大殿之中,沈焕驰等四位金丹真人再次聚集在一起商议眼下对策。

   “根据我和欧阳道友探查到的情况来看,第一股兽潮将会在这两三天内冲击山邳岛!”

   沈焕驰望着其余三人,声音略显低沉的说道。

   青春少女房内荡秋千闭眼微笑温柔甜美写真

   听了这话,留守的李姓老者和金花婆婆两人对视了一眼,从两人的眼中都能看出一抹隐隐的担忧。

   “不知第一波兽潮的规模如何?”

   金花婆婆看着沈焕驰两人,开口询问道。

   “这股前进的兽潮前后绵延超过百里,光光是里面的三阶妖兽就不亚于两百多头!”

   这次说话的并不是沈焕驰,而是与他一起出去探查海兽潮情况的欧阳烨霖。

   “这...”

   一时之间,即便是李姓老者和金花婆婆这两位金丹真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都是岭南修仙界老一辈的金丹修士,已经经历过两到三次的海难了,但是如此规模的海难,真的是他们第一次见。

   这仅仅只是第一波兽潮而已,真正的大部队还在后面!

   就在众人沉默的时候,欧阳真人再次开口了,望着李姓老者两人和沈焕驰说道:

   “虽然这次海难的规模千年一遇,但是山邳岛还是要守的,而且要尽可能的坚持更多时间,为后方修士赢得转移和加固防御工事的时间。”

   闻言,李姓老者和金花婆婆不由得相视一眼,两人沉吟了一番以后,便缓缓的点了点头。

   他们两人的根基都在身后的崖州岛和沪上坊,一旦山邳岛沦陷的话,那么接下来就是他们的老巢了。

   另一边,沈焕驰并没有发表意见,毕竟他只是请来的打手,无法去决定散修联盟内部的事情。

   当然了,平心而论的话,他自然是希望散修联盟能够成功的将这次兽潮拦截在海上。

   因为一旦散修联盟沦陷的话,海兽势必全面入侵岭南,而临海郡又紧靠无边海,自然会成为海兽袭击的只要目标。

   一个多时辰过后,四位金丹真人达成了共识,纷纷召来了自家的管事人,将海难马上就要来临的消息传递给岛上众人。

   短短半天的功夫,山邳岛上所有的练气。筑基修士以及先天期凡人都接到了,兽潮即将来临的消息。

   所有的先天期凡人和练气修士需要日夜守卫在城墙上,而那些被登记在册的筑基修士也被要求,片刻不能离开他们需要守护的区域范围。

   这一边,沈瑞凌也接到了兽潮即将来临的消息,原本他作为岛上仅有的三名三阶炼丹师,是无需像普通筑基修士一样,登上城墙与来袭妖兽作战的。

   不过这显然不符合沈瑞凌的性格!

   海难数百年才出现一次,他在有生之年自然希望能够与先辈们一样,登上那座充满岁月痕迹的古老城墙,与来袭妖兽展开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沈瑞凌再次登上了那雄伟的巨型城墙,由于他没有被指定需要守卫某个特定的区域,所以看上去显得要自由许多。

   “沈兄,你怎么登上城墙了?”

   在城墙上调度修士的欧阳承正看到沈瑞凌以后,便立即走过来询问道。

   “哈哈...如此数百年一遇的大场面,在下自然不愿意错过!”

   沈瑞凌不由得大笑了起来,言语中流露出一股豪迈之情!

   闻言,欧阳承正也只能是苦笑不已,随即拱手道:

   “沈兄之广阔胸怀,在下佩服!”

   “哪里...哪里...”

   ......

   简单的聊了几句以后,欧阳承正便再次忙碌去了,而沈瑞凌继续待在了城墙上。

   近千里的城墙,即便数名名修士分散上去,相邻两者之间也是相隔数里路。

   此时沈瑞凌的周围没有什么修士,也就一些先天期的凡人,而这些人自然不敢来打搅他。

   望着眼前波涛汹涌的壮阔海面,沈瑞凌心中的豪迈之情再也抑制不住了,不由得低吟道: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

   “好景,好诗,好气魄!”

   这时,一道爽朗的笑声不知从何处传来,紧接着一道残影便出现在了沈瑞凌的身边。

   “在下于禛闵,见过道友!”

   沈瑞凌微微一笑,缓缓转身朝那道人影看去。

   只见,在他身旁的,是一名年轻男子。男子身着素色长袍,手持一柄墨色长剑,眉宇间流露出一丝的锋芒气息。

   “在下沈瑞凌!”

   “刚才在下便听闻道友的豪言壮语,如今又闻得这番豪放激情的四言乐诗。道友的气魄与胸怀,让于某敬佩!”

   于禛闵朝沈瑞凌,心悦诚服的拱手道。

   “道友客气了!”

   沈瑞凌淡淡的笑了一下,目光再次投向了茫茫的海面。

   身旁的这名男子不过筑基初期的修为,但是却敢留在这里等待兽潮的来临,而且还敢贸然的与自己这个筑基巅峰修为的“前辈”搭话,真是有意思。

   “我观你筑基也才没几天呢吧,就敢来这里了?”

   沈瑞凌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戏虐的说道。

   “正如道友之前所言,这兽潮数百年才一次,错过了这次岂不是可惜!”

   “况且大丈夫行走于世,何惧之有!”

   听了这话,沈瑞凌再次笑了起来。

   如此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他还是第一次见,但是此人崭露出来的性情和志向却又像极了年轻时的自己,所以沈瑞凌也愿意和此人闲聊起来。

   在接下来的聊天过程中,沈瑞凌了解到,这名和他臭味相投的年轻男子是凡人出身,意外踏上了仙途。

   前几年,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有幸筑基成功,之后便一直在近海海域闯荡生活。

   前不久听闻数百年一遇的海难即将来临,便义无反顾的来到了山邳岛,准备见识一下大场面,也准备大发一笔横财。

   对于他这个想法,沈瑞凌也只能笑笑不说话了,以他那修为居然还想着从这次海难中捞一笔。

   临别之际,沈瑞凌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之前炼制的一瓶【还灵丹】和一瓶【春露丹】,将其送给了年轻男子。

   。。。。。。

   xs1234